• <td id="nmd4m"></td>
    <pre id="nmd4m"><del id="nmd4m"><xmp id="nmd4m"></xmp></del></pre>
    <p id="nmd4m"><strong id="nmd4m"><small id="nmd4m"></small></strong></p>
  • <tr id="nmd4m"></tr>

    <acronym id="nmd4m"></acronym>
    <td id="nmd4m"><strike id="nmd4m"></strike></td>

    公立醫院熱衷高價進口醫療器械 加劇看病貴

      原標題:公立醫院熱衷高價進口醫療器械

      近年來,我國公立醫院呈現不斷擴張趨勢,由于應對市場競爭等原因,一些醫院迷戀于斥巨資購買大型進口“超級設備”。記者在湖南多家公立醫院單位采訪發現,動輒需投資上千萬元的達·芬奇機器人手術系統、DSA(數字減影血管造影系統)、PET-CT系統(非侵入性高科技醫學影像檢查技術設備)等世界頂級醫療設備,基本是“超級醫院”的“標配”。

      業內人士指出,目前,我國部分地區醫療器械領域存在“洋品牌”壟斷、價格虛高等問題,客觀上加劇了群眾“看病貴”。針對這種情況,對全國醫藥市場有重要影響力的京津冀三省市,將聯手啟動公立醫院醫用耗材聯合采購,作為示范,這一舉措或將改變公立醫院熱衷高購價買“洋槍洋炮”的做法。

      公立醫院熱衷高價買“洋槍洋炮”

      湖南省衛計委相關負責人透露,一些醫院熱衷于采購進口醫療器械和醫療耗材,從植入的心臟支架、人工關節到檢查設備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系統、心臟血管彩超等,部分醫院一一申報要求采購原裝進口設備。

      “一個進口心臟支架出廠價2000元左右,用到患者身上卻要一萬多元,醫院偏愛采購進口醫療器械,因為進口器械生產商和經銷商會將產品價格的15%作為公關費。”這意味著,每給病人放一個進口支架,醫生至少能拿到2000元以上回扣,這是造成支架用量越來越大的主要原因。湖南省一位有多年醫療器械經營經驗的業內人士透露。

      “我們是湖南省一家有名的中醫院,現在醫院采購醫療設備也向大型綜合性醫院看齊,只采購原裝進口設備,比如高檔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儀、全自動分析心電圖機、動態心電圖分析系統等中醫院應有盡有。”湖南省一家中醫院醫生告訴記者。

      與藥品銷售一樣,醫療器械的中間加價現象頗為嚴重。一般來說,一款高值耗材從生產廠家出來再到某家醫院,要經過一級代理、大區代理、省級代理等多個層級,每一次轉手的加價約有30%的利潤可賺,而價格越高的產品,加價后的獲利也更大。

      廣東省物價局的一份調研報告顯示,在所有接受調查的醫院中,89%的醫院主要從批發企業購進醫用耗材,11%的醫院分別從批發企業和生產企業同時購進。絕大部分醫用耗材都要經過批發商這一中間環節。而另一方面,流通領域的加價率和加價幅度都缺乏有效監管。

      一些患者反映,目前在大醫院看病藥費有所下降,但檢查費依然高昂,凡是住院病人均要做B超、心電圖、CT等檢查,心腦血管病人、腦梗病人經常需要做核磁共振檢查,而且上下級醫院、同級醫院之間的醫療器械檢查報告單不能通用,比如病人轉送到上級醫院,上級醫院對下級醫院做的大型醫療器械檢查不認可,要重新檢查,這客觀上加劇了群眾看病貴的問題。

      醫療設備采購缺乏完備制度設計

      業內人士分析,造成公立醫院趨之若鶩購買進口醫療設備的原因主要有三個方面:

      缺乏完備的制度設計。目前我國主要通過出臺目錄對醫院使用的設備和耗材進行品牌準入和最高限價。至于從目錄中選擇哪一家、哪個品牌,以哪種價格進入醫院,最終的決定權全部掌握在醫院手中。由于專業性較強,選擇何種設備決定權有時掌握在個別科室、個別人手中。

      監督乏力。雖然有行業糾風,有主管部門,但由于醫院眾多,采買活動頻繁,結算系統由各家醫院自己掌握,導致政策三令五申,下面暗流涌動。

      醫院按企業化方式運營帶來的必然后果。為了逐利,一些醫院給科室下達經營指標,科室再下達到每個醫生頭上,為完成指標,賣高價藥、過度檢查、小病大治等成為醫院常用的手段。

      湖南省政協委員、湘雅二醫院王云華教授建議,限制醫院采購人員與政府采購平臺人員的權力,完善財務制度,建立責任追查制度,建立醫療器械產品不良事件和風險監管、評估、預警和后續處置機制。在采購的醫療器械出現價格畸高或質量問題時,監督部門應嚴肅調查,根據實際情況嚴厲問責,依規處罰。

      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工作啟動

      京津冀三地衛生計生委日前在北京共同簽署《京津冀公立醫院醫用耗材聯合采購框架協議》,正式啟動三地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工作。協議明確提出,此次聯合采購的核心是“量價掛鉤,與醫用耗材生產企業直接談判”。

      這意味著,京津冀三地結合豐富的醫療資源和醫用耗材需求,要與包括心臟藥物支架、心臟起搏器和人工關節等醫用耗材的生產企業直接進行價格談判,最大限度擠壓過去多級、多地代理商介入省級招標造成的“價格水分”。

      按照《京津冀公立醫院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工作方案》要求,2017年內,三地將完成京津冀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平臺一期開發建設,啟動集中采購工作。未來,10大類40多萬種醫用耗材有望通過這一平臺完成集中采購。

      據稱,第一批選定心內血管支架類、心臟節律管理類、防粘連類、止血類、人工關節類和吻合器類六大類醫用耗材,分別采用競價、議價等不同的集中采購方式,分批分類開展集中采購工作,最終形成京津冀三地統一的產品成交價格,采購結果在京津冀三地二級以上公立醫院內共同執行,并且實現采購目錄中的全部品種網上采購。

       北京市衛生計生委主任方來英說,京津冀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將堅持網上集中采購方向,遵循價格聯動、公開透明原則,采取招采合一、量價掛鉤、綜合監管等措施,“統一搭建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平臺、統一組建醫用耗材評審專家庫、統一遴選醫用耗材采購目錄、統一規范醫用耗材資質審核標準、統一形成醫用耗材價格體系,最后集中組織評審”,實現“一個平臺、信息共享、結果共用”。

      “結合京津冀三地的優質醫療資源和醫用耗材使用總量可以推斷,京津冀啟動醫用耗材聯合采購,對加快公立醫院改革,降低京津冀地區的醫療服務成本,進而降低醫療服務費用,減輕患者看病就醫負擔有重要意義。”北京市衛生計生委副主任毛羽表示。

      據了解,該平臺一期建設2017年1月完成。下一步,京津冀醫用耗材聯合采購還將不斷完善平臺建設,加強采購全過程綜合監管,切實保障產品質量和供應;不斷總結采購經驗,探索其他類別醫用耗材的聯合采購。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qn010

    財經

    更多>>

    2016樂壇大事記:神曲不再神 巨星接連隕落

    2016年是一個大師忙著告別、小鮮肉忙著接班的一年。音樂行業玩法不斷,音樂作品層出不窮,雖然沒有真正年度神作的單曲,但繼中國風之后,ED [詳細]

    科技

    更多>>

    范冰冰發年終獎夠壕!最新款手機加歐洲旅游

    范爺大手筆給員工發年終獎據臺灣《東森新聞》1月2日報道,大陸女星范冰冰有著自己的工作室外,曾因為助理要結婚的時候,沒錢先付訂金,一知 [詳細]

    科技

    更多>>

    旅游

    更多>>

    汪小菲曬一家三口秀幸福 網友:你兒子呢

    汪小菲一家三口微博截圖騰訊娛樂訊11月14日,汪小菲在自己微博上曬出了為某雜志拍攝的寫真照,照片中的他依舊風度翩翩,可是這組照片的重點 [詳細]